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 与中国精准扶贫“不谋而合”

作者:匿名
2019-11-07 19:29:48

[新民晚报,Xinmin.com]“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进行的微观实证研究极大地提高了人类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和扶贫效率。目前,我国精确扶贫是通过六个精确设计来设计的,即“目标要精确,项目安排要精确,资金使用要精确,措施要到位,村干部要精确,扶贫效果要精确”,以保证和提高扶贫的效果和效率今晚(14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朱荣威在分析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时说,该奖项“与中国正在进行的“精确扶贫”相吻合”。

当地时间14日中午,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获胜者是abhijit banerjee、esther duflo和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减少全球贫困的试验性方法"。

专门研究底层贫困,特别是流动人口的学者朱荣威说,经济学奖的三位获奖者采用了新的研究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的传统研究思路。哈佛大学的克莱默早些时候采纳了这个新想法。麻省理工学院的杜弗洛和班纳吉开发了这种新方法。"他们改变了世界扶贫工作的现状."

那么,这种“减少全球贫困的实验方法”到底是什么?楚荣威说,英语随机对照试验在中文翻译中被称为“随机对照试验”。它是指在一项研究中采取两种实验措施,并将受试者随机分配到一组的实验方法。此外,它强调在实际经济环境中进行实地实验。例如,对于面临类似贫困问题的两组受试者,一组每天给他们每人10美元,另一组不给钱观察他们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的生活变化。当然,干预工具也包括教育、技术等。这个实验的范围很广,而且花费金钱和时间。十多年来,经济学奖的三位获奖者深入亚洲和非洲世界上最贫穷的村庄,进行了大量调查,即“随机对照实验”,从穷人日常生活、教育和健康的各个方面探索贫穷的真正原因。

楚荣威说,事实证明,三位学者的实验确实极大地改变了全球扶贫工作的效率。巴纳吉和德弗罗后来写了一本名为《贫困的本质》的书,他们在书中解释了许多贫困现象:为什么穷人即使没有足够的食物也要买电视?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即使上学也不喜欢学习?为什么他们不得不花钱买毒品而不是享受自由健康的生活?为什么他们能够创业却很难保住?为什么大多数人认为小额信贷和贫穷的银行毫无用处?

对经济学奖三位获奖者的研究从实证的角度挑战了一种观点——穷人缺钱,所以对穷人的援助依赖于金钱。然而,相关研究发现,穷人依赖的援助越多,外部援助就越没有决定性作用。相反,更重要的是改变穷人的认知,让他们自助。事实上,这与中国传统智慧中“送鱼”和“送鱼”的区别是一样的,也与“帮助穷人必须先帮助志愿者”是一样的。

朱荣威说,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中国在扶贫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中国的贫困人口从1978年底的7.7亿下降到2017年底的3,046万,使总贫困人口减少了7.4亿。年均减贫人口接近1900万。贫困率也从97.5%下降到3.1%,为全球减贫做出了70%以上的贡献。2018年,全国又有125个贫困县通过检查脱贫,1000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但是,朱荣威同时指出,虽然成绩突出,但反贫困斗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考试不仅需要更大的决心和信念,还需要思维的转变。如何理解和理解贫困决定了我们想如何减少贫困以及我们想减少什么样的贫困。在这里,除了政府的努力,还需要科学的指导。在这里,在当地或贫困的具体原因的情况下,从经济学奖得主的“随机控制实验”的思想中学习相关经验,可以被视为进一步提高我国扶贫效率的一个辉煌举措。当然,正如一些经济学家质疑的那样,采用这种自下而上的干预研究方法并不是解决贫困的唯一途径。中国过去的经验也充分反映了自上而下系统设计的重要性。

然而,随着扶贫斗争的深入,扶贫方法变得越来越关键。楚荣威举了一个例子。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位外国学者采用了类似的研究思路来解决中国农村儿童的教育和营养问题,并获得了一系列关键数据,这对政府关注农村儿童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不幸的是,国内研究小组仍然很少涉足这一领域,有许多人进入贫困山区支持教育,但研究贫困和掌握数据的人真的很少。楚荣威希望地方政府、大学或研究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各方共同努力,在贫困地区采纳类似的想法。一方面,他们需要找到适当有效的干预方法,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创造新的资源分配方法和社会创新模式,并根据科学数据指导和调整实际活动,以确保扶贫的准确效果,帮助战胜贫困。事实上,经济学家的这种思维对金字塔底层的商业创新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新民晚报记者张炯强

彩票app 快乐十分钟 辽宁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masnadacomics.com 汤下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

最热新闻